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医科 > 中医新闻 > 中医动态 > 我院为中国乳娘治眼

我院为中国乳娘治眼

文章来源:上海宏康医院 发布时间:2021-09-26
上海中医院网上挂号

  山西大同市东北部的采凉山脚下,600多人的村庄--大同县散岔村,二十世纪60年代开始至今,共养育了1000多名孤残儿童。目前该村仍有270余名孤残儿童。这个村被称为中国“乳娘村”。乳娘们被当地政府誉为“伟大的母亲”。昨1,“中国乳娘村”有二位患有眼疾的乳娘来到上海,上海宏康医院把关爱献给中国乳娘,眼科们将为她们作手术矫治。



  这里洋溢着人间的浓浓的爱。一个幼小的生命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受到了残酷的待遇--被遗弃,不管这些遗弃他的人是谁或是有什么理由都是不可原谅和饶恕的。而“乳娘村”的村民们却尽自己的大努力弥补着这一切,她们让走进“乳娘村”的每一个孤残儿童拥有了一个家,让每一个孤残儿童得到了他们本来就有权利得到的那份爱。


  近50年来,散岔村一代代的乳娘们用自己的一双勤劳的手和一颗载着无私大爱的心,养育着一批批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散岔村不大,只有150户人家;散岔村不富,如今绝大多数人家住的还是土窑,但她们把这些孤残儿童视为自己的孩子,即使家庭收入微薄,甚至入不敷出,也从没有委屈过任何一个孩子!孤儿生活在乳娘家中,和乳娘的亲生孩子一起成长,就像一家人。“这里没有歧视,有的是温暖和融洽的氛围”。大同市社会福利院院长靳保利说。


  在这片贫瘠的黄土地上,演绎着人性纯朴的光辉与善良!眼下,散岔村共有270名孤儿,由119位乳娘抚养。她们都要具备这样的条件:身体健康、对孩子有爱心、有一定经济条件、有一定文化、已婚且有抚养孩子的经验。福利院工作人员说,乳娘将孩子带到10岁左右,就还给福利院。按规定乳娘就不能再和孩子联系了,但她不舍,很多孩子偷偷又跑了回去。乳娘成了这些孩子对母亲的尊称,这些孤儿也有了统一的姓--党。他们的成长,也是为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送上一份厚礼。



  乳娘靳仙梅年过半百,自己有3个孩子,大的33岁,小的27岁,都已成家。现在跟着她的是一个领养的儿子,在城里读书。三十多年前,她领回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当孩子吃我奶起,我就觉得她是自己的女儿。”将这个女孩喂养到10多岁,她又去福利院领了一个孩子。乳娘每送走一个孩子,都面临着一次难挨的心痛。自领养第一个孩子起,三十多年时间,靳仙梅家里没有断过吃奶的孩子。“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不管走到哪里。”靳仙梅家每年的年夜饭都是团圆饭,一大群从外地赶来的孩子给她过年。


  马凯、张先荣夫妇终没有将养女马玉芳还给福利院。马玉芳是夫妻俩代养过的23个孩子之一。现在生活在身边的除了马玉芳外,还有一个15岁、脚残疾的马玉波。张先荣说,马玉芳出生20多1就被遗弃,福利院抱来代养。马玉芳除了眼睛有点斜视外,其他都很健康,长到13岁就会帮着做家务,成了养父母的帮手。马玉芳初中毕业后,不想再读书,也不想回到福利院,一直生活在马凯夫妇身边。4年后,已经22岁出落成大姑娘的马玉芳,在亲戚介绍下,相中了邻村一名开货车的小伙子嫁了过去,马家成了娘家。女儿出嫁那1,老两口给女儿办了村里比较好的嫁妆:12床铺盖,还有电视、冰箱、洗衣机,将女儿风风光光地嫁人了。


  听说不让带孩子了,养了8年的党国军要被带走,65岁的贾翠珍闹到了福利院,哭得很伤心。“国家有政策,65岁就不能代养孩子了。”大同福利院福利院副院长毛瑞波向老人解释。“我不管,反正不能带走孩子。”老人犟起来。后协调的结果是,党国军还生活在贾翠珍家,但由媳妇贾美兰照顾。去年底,在一次抚养孤儿的家庭情况调查中,因年纪偏大,贾翠珍被取消了做乳娘的资格。老一代乳娘,年龄偏大,加上身体健康和文化程度的原因,已经不适合再带孩子。福利院选择了村里年轻的母亲,有文化,年龄在20多岁到40岁。很多乳娘家庭中,就出现了婆媳、母女交接班的现象。“我们年龄大了,应该让给年轻人了。”乳娘赵金梅想得开,她还动员其他和她一样年纪的乳娘“放权”。


  散岔村支书、寄养家庭管理服务站站长王挺介绍到,现在村民争着抚养孤儿,以此为荣。“如果福利院不让哪一家抚养孤儿,是很没有面子的,村里人都会看不起这一家。”5月18日,村民马连英说,她正在争取“四放心乳娘”的称号。


  上海宏康医院的领导在媒体上看到“乳娘村”上述这些母亲的动人事迹,被深深地感动了。他们面对“乳娘村”这一张张纯真、可爱的笑脸,自己设问自己:我们是不是应该为乳娘们做些什么?他们决定:邀请山西大同的伟大的母亲来上海作检查和治疗。


  昨1,由大同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刘丽琴带队,医务科科长王金枝等人的陪同,带领患眼疾的乳娘王果红和她的妈妈刘生梅、曾存花来到上海宏康医院。王果红一家两代人都是乳娘,王果红的妈妈刘生梅三十多年来领养了17个孤儿,王果红今年43岁,共领养了9个孤儿,她们一家共领养26个孤儿。年龄大的孤儿已32岁。今年52岁的乳娘曾存花自己有两个孩子,都已成家,曾存花至今领养了三个孤儿,都是男孩,分别是7岁、8岁、12岁。曾存花一家全年的收入不到三万元。一家五口人住在三间窑洞里,却也其乐融融。副院长刘丽琴说:“曾存花待三个孤儿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亲。”


  曾存花自两岁那年,从屋顶上掉下来,跌坏了眼睛,看东西要斜着才能看清楚。王果红也患有先1性的斜视。曾存花、刘生梅和她的女儿王果红从未到过大同市。她们这次也是第一次来到上海。她们说:“等眼病治好了,我们要好好看看新上海,看看一大会址和浦东新区。”


  上海宏康医院的眼科孙宗信昨1为二位乳娘作了检查,并确定了治疗方案,明1,她们将走进手术室,接受眼科手术矫治的治疗。

  • 医院环境
  • 疾病导航
  • 其他科室
  • 上海医保医院环境
  • 上海公立医院网上预约
  • 上海三甲医院网上挂号
  • 上海医院预约挂号
  • 上海宏康医院网上预约
  • 上海宏康医院网上预约
宏康医院|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意见反馈| 求贤纳才| 关于我们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36551号-19 © 上海市宏康医院
内容申明:本站信息内容仅供参考,不能代表医生的诊断和治疗。如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1274号 沪医广【2021】第09-13-G554号